苗圩:汽车产业要对“卡脖子”关键零部件有备胎战略
原标题:苗圩:汽车产业要对“卡脖子”关键零部件有备胎战略
  “实现智能网联汽车的普及应用和规模化发展需要多维度整合资源,需要加速产业生态的建设。我国在这方面具有比较优势,可以为产业创新发展抢占先机、创造更多的机遇。不过,在拥抱机遇的同时也存在挑战,我们还面临着‘卡脖子’的问题。要早做准备,‘卡脖子’零部件至少要有一个备胎。”1月16日,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苗圩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21)上作如是表示。
  有关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车用芯片进口率超90%,先进传感器、车载网络、三电系统、底盘电控、ADAS、自动驾驶等关键系统芯片过度依赖进口。
  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是2020年以来,国家频频提及的关键词。2020年下半年,我国汽车产业遭遇芯片断供危机,汽车芯片短缺愈演愈烈并发酵成整个汽车产业的危机事件。芯片告急,再次凸显了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的紧迫性和必要性,这让中国汽车企业再一次清醒地认识到,要打破核心零部件受制于人的局面。
  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21)上,苗圩也再次警醒我国汽车产业应将核心零部件关键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在关键零部件方面要有备胎战略。
  近年来,汽车产业正在加速向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苗圩表示,我国智能网联汽车正处于技术快速演进、产业化加速布局的商业化前期阶段。2020年,我国L2级智能网联乘用车的市场渗透率已经达到了15%。而从全球来看,搭载L2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的车型已经开始大规模推向商业应用,部分车企也正在加快推进特定场景下的L3以上级别的测试验证和量产车型的上市。
  苗圩强调,对于我国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而言,芯片、安全和操作系统三大问题的协同发展至关重要,中国汽车产业势必要打造出一个自主可控、开源开放的操作系统。
  苗圩建议,在芯片、安全和操作系统“三座大山”的压力之下,我国发展智能网联汽车各个企业可以采取跨界融合的方式。企业之间联合攻关,突破芯片、智能驾驶操作系统、车载智能计算平台、软件工具链条等关键环节。
  “要充分发挥企业在创新当中的主体地位和主体作用,采用‘揭榜挂帅’等形式,鼓励主机厂和互联网公司、软件公司等进行跨行业合作,聚焦软件和安全,建立适应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发展测试、验证、认证体系,提高核心技术研发生产能力。”
  苗圩还建议,应适度超前建设5G网络,大力推动共建共享。“我们在5G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已经走在了全球前列,下一步就是应用场景,要充分考虑到智能网联汽车、车联网发展带给5G的发展机遇。5G可能20%是To C、80%是To B,如果说人和人之间的数据流量是有限的,人和车、车和车、车和路、车和人之间的数据流量将会呈几何级数的增长。”
  在苗圩看来,汽车电子电气架构持续演进,车载智能计算基础平台将成为智能网联汽车竞争焦点;车载智能计算基础平台也是智能驾驶领域的核心。
  关于汽车产业发展新动向,苗圩表示,汽车产品形态正在发生改变,企业商业模式面临调整,产业深度融合发展大势所趋,加快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发展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
  “随着产业转型的不断发展,跨界融合创新将成为趋势,车路协同发展获得广泛共识,要实现智能网联汽车的普及应用和规模化发展需要多维度整合资源,需要加速产业生态的建设。”苗圩谈道。
  虽然我国汽车产业的高质量发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是苗圩称,我们同时也要看到,我国汽车产业以及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已经取得了有目共睹的突出成绩。
  “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技术水平显著提升,产业体系也日趋完善,竞争力大幅度提高。在智能网联汽车发展上,我国总体与国际先进水平保持了同步。在中国方案智能网联汽车探索上也取得了一定成效,率先提出了网联化分级的概念,产业基础平台的研发等工作也在不断推进。在互联网信息通信等领域,我国培育了一批知名的企业,像信息技术和网络通信实力雄厚,(改为逗号对吗?)路网规模、5G通信、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等都处于国际领先的水平。这为未来的发展都奠定了很好的基础。”苗圩说道。
  苗圩谈道,汽车的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发展已经是大势所趋,汽车、电子信息通信、交通、能源等领域在加速融合,汽车产业正处在转型升级由大变强的战略机遇期,我国在体制机制、市场容量等方面占有明显的优势。未来,在解决制约汽车产业发展的瓶颈和短板相关问题时,各参与方要凝心聚力加强协同,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进一步驱动我国汽车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邓健